欢迎来到门户天下网

客户服务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育 > 大学 > 深山里的控辍保学攻坚战: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突破口

深山里的控辍保学攻坚战: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突破口

2020-09-27 来源:新浪网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
15岁的阿李娜有个听起来并不远大的梦想——当一名发型师。

这个曾一度辍学的姑娘,家在深度贫困的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架科底乡阿打村,家中有7个弟弟妹妹。她懂事乖巧,个子小小的却要干男人的活儿,帮家里找柴背柴。重回校园后,阿李娜在县里办的普职教育融合班学习美容美发,她格外珍惜这个机会,要求自己每天都进步一点,并将当一名发型师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。

福贡县是集边疆、民族、宗教、贫困和高山峡谷为一体的典型边疆民族直过区和“三区三州”深度贫困地区,由于历史及自然原因,过去不时有像阿李娜这样的适龄青少年辍学、失学。

近年来,福贡县将控辍保学作为脱贫攻坚工作的重中之重,成立了专门的工作领导小组和“背包工作队”,并于2019年9月10日在县委党校开办普职教育融合班,促进义务教育与职业教育融合。用福贡县普职教育融合班校长字跃芳的话来说,“控辍保学是福贡县脱贫攻坚的主战场,让每一个辍学生、失学生回到学校,该入学的一个都不能少,已入学的一个也不能走。”

“看天一条线,看地一条沟,江边没什么地,只有山顶才有些平缓的地方。”这是福贡当地自然环境的真实写照。

由于自然条件恶劣,不少村民住在山上,许多地方早些年不通公路,学校离家远,孩子上学要走好几个小时的山路。有些家长担心孩子安全,不太乐意送孩子上学,尤其是遇到雨雪天,天冷路滑,孩子走累了,有些就自己放弃上学了,有的孩子甚至从未去过学校。

在当地调研时,笔者跟12岁的傈僳族男孩阿才(化名)有过交流,阿才家住架科底乡南安建村银江组,从镇上到他家,开车加走路需要花费五六个小时。阿才的家人去镇上赶集,回家时要在路上临时搭个棚子住一晚。阿才的父母没接受过教育,更没带孩子去过学校。阿才被送到普职教育融合班以后,才知道有“读书”这回事。“感觉在这里好,读书好,学到了知识。”阿才告诉笔者。

还有的孩子因家庭缺少劳动力或想外出打工而辍学。笔者在访谈时结识了16岁的辍学姑娘小叶(化名),她的父亲手有残疾,母亲是聋哑人。小叶还有3个弟弟妹妹,70多岁的爷爷奶奶也跟他们住在一起。平时母亲种苞谷、蔬菜,父亲到县城打零工,一家人生计艰难。由于弟弟妹妹年幼、爷爷奶奶经常生病,家里需要劳动力,小叶就辍学了。班主任联系了小叶的父亲好几次,还多次去小叶家中劝返,她的父母每次都满口答应,可就是不送孩子回校。

在福贡县教育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看来,不少失学生、辍学生的家庭处于深度贫困状态,家长文化程度低,“读书无用”的想法比较普遍。

为了劝返,不知走了多少路

在福贡,控辍保学是一件举全县之力抓的大事。

当地组建了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为双组长的控辍保学领导小组,并实行“N对1”包保责任制:一个孩子由三个人包保负责,即统筹领导、帮扶责任人和帮扶教师,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带头,全县所有县处级、乡科级干部参与,每周入户劝学。县里还抽调精通民族语言、基层工作经验丰富、能力强的60余人分别组成“党员突击队”“巾帼突击队”“园丁突击队”,深入到辍学生、失学生家中,采取蹲点式、突击式、集团式的工作方法劝返。2020年以来,全县累计成功劝返234人。

“每次劝返,不知翻了多少山走了多少路,吃了不少苦头。”一位突击队队员告诉笔者,“有时去劝返学生,白天找不到人,只能夜间突击,从山这边到那边最少要40分钟,晚上12点我们到学生家,门口两条大黄狗一叫,对方就知道工作人员来了,他们就跑了。”

今年暑假,笔者一行人到小娜(化名)家劝返,从县里坐车一个多小时到了俄科罗村,又走了两个小时山路才到小娜家。刚到她家附近,狗一叫,小娜的父母就带着另外4个孩子跑上山了,留下小娜照顾一个小妹妹。子里甲乡党委副书记普云春说,有一次来她家劝返时也是如此,刚到附近,孩子的父母就跑了,他还得留下来帮忙照看小孩,给他们煮稀饭和洋芋。普云春去了她家不下10次,但仅见过小娜两三次,家长只见到一次。

一些学生的劝返难度大,劝返成本高,用时长、工作量大。工作队曾为找回一个去了云南陇川县的失学生,由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带队,驾驶两辆车、行驶上千公里,几乎一个村寨一个村寨地找、一个村委会一个村委会打听,最终找到了学生,并劝返送回校园。子里甲乡乡长郑魏南为了找回辍学生小华(化名),两次飞到山东,花了上万元,最终把小华送回学校。

“劝返是一件复杂、长期的工作,需要不停地和学生、家长周旋。”普云春说,最多的一次,他们去了学生家65次,能见到家长并进行有效劝返对话的有32次。劝返过程中,还有家长、孩子拿鞋子扔向工作人员,甚至有拿刀出来的,“这个工作,说起来一嘴话,但干起来就是辛酸泪”。

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突破口

让孩子回到校园只是第一步,如何才能让学生更好地接受教育,阻断贫困代际传递?福贡县结合实际情况,将“让学生掌握一技之长”作为重要突破口。

该县一方面实施“雨露计划”、中等职业教育资助等措施,借助省内5所技师院校和珠海3所技师院校帮扶合作的机会,送学生学习专业技能;另一方面,针对部分失学时间长、年龄大,无法随班就读的学生,开设普职教育融合班。除了教授义务教育阶段文化课程外,普职教育融合班还集中教授中餐烹饪、美容美发、酒店服务、摩托车维修等实用技术。2019年9月开始办学以来,普职教育融合班有3个年级6个教学班,共接收306名学生,还为学生提供免费食宿。

普职教育融合班副校长王锦武介绍,这些学生大多是本地傈僳族、怒族少年,且大部分来自大山深处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。在日常教学过程中,普职教育融合班根据学生的文化水平、兴趣爱好进行分班及技能培训分组,课程设置以义务教育阶段课程为主,技能培训、特长培养为辅。今年7月,普职教育融合班第一届毕业206人,其中28人到中等专业技工学校,64人到珠海务工。

对于这些重回校园的学生,校长字跃芳还自创和总结了“控辍保学十法”,其中有家访保学,个人有空就去家访、学校组织家访;兴趣爱好保学,学生喜欢什么就学什么、学生喜欢什么就教什么,尽量满足学生的愿望;参观保学,带学生参观易地搬迁安置点、参观职业学校和技工学校,让他们产生回归学校的愿望;鼓励保学,随时观察学生的闪光点、有进步就发奖状激励学生;甚至还有饮食保学,让学生吃得好、喝得好、玩得好、学有所得。

今年3月被劝返回到校园后,14岁的傈僳族姑娘和义芳从未迟到早退过。小学二年级时,由于家庭贫困,和义芳一直辍学在家,每天照顾弟弟妹妹、喂猪、做家务。如今,她在普职教育融合班的美发班学习,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美发技术。“到这里学的专业我很喜欢,我的梦想是当一名美容美发师,赚到钱后自己开一家美容美发店,让爸爸妈妈、弟弟妹妹过上更好的日子。”

作者沈有禄为海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段黎华为云南省福贡县人民政府专职督学,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《“三州”地区高中普及攻坚与普职协调发展研究》(18BMZ076)阶段性研究成果。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